当前位置:小说王子 > 科幻灵异小说 > 清和最新章节

清和

清和|清和txt下载 | 作者:来自远方365体育提起结算_365bet体育在线比分_365体育彩票电话 | 更新时间:2018-02-11 02:05:55
推荐阅读:我的房间有扇任意门无罪谋杀大漠苍狼:绝地勘探盗墓笔记2 怒海潜沙十宗罪前传北京折叠凶宅:鬼墓天书盗墓笔记4 云顶天宫盗墓笔记1 七星鲁王宫鬼不语


,最快更新清和最新章节!

  明,洪武三十一年,北平府

  阳春三月,本该是水暖花开时节,北平府却连下了几场大雪,寒风卷着漫天的雪花,像是刮骨的刀子,一下一下刮得人脸颊生疼。

  孟清和一身麻衣,袖着双手蹲在门边,两眼看着门销上的图案,愣愣的出神。

  廊檐下挂着半尺长的冰柱,北风打着旋,窗楞发出阵阵声响,像是砸在人的心头。

  趴在墙角的老猫喵一声站起身,抻了个懒腰,舔了舔爪子,几下跳上摆着纸笔墨砚的简陋桌案,在泛黄的纸上留下几个梅花印,得意洋洋的抖了抖胡子。

  换成往日,孟清和肯定要上前驱赶,可是现下,他没那心情。

  “大明朝,洪武年,北平府……老天,玩我是吧……”

  人要是倒霉起来,喝水都能塞牙缝。

  寻常走在路上都能穿越,还一穿就是六百年!

  怎么就穿了呢?是他走路的方式不对?

  “要是场梦,该多好啊。”孟清和用力抓了抓头,憋闷且无奈。

  早知如此,他宁愿在年会上抓着钢管跳草裙舞,牺牲色相娱乐大众也绝不提前开溜。

  可惜愿望是美好的,现实却往往是无比残酷的,正如此刻穿过门缝吹在他身上的北风。

  呼……

  披散的长发飞了,身上的麻布袋子有似没有。

  冷得牙齿打战,搓搓胳膊,孟清和咬牙,来都来了,回去不大可能,悔到肠子发青也没用,该想的是怎么活下去。

  他的要求不高,一天三顿,独门独院,吃穿不愁,足矣。

  没有志气?大好男儿不想着建功立业美人环膝?

  眼睛擦亮点,这是洪武年,北平府是燕王的地盘,在明太祖和未来的明成祖跟前玩霸气侧漏,是不是嫌命太长了?

  至于美人环膝什么的……不好意思,他喜欢男人。

  英雄创业,抢美女是佳话,抢猛男……还是算了吧。

  孟清和拨拉几下手指,托了托鼻梁上不存在的镜架,职业习惯使然,做任何事,他都喜欢提前做好规划。

  当下,政府公务员属于高危职业。官位越高,脑袋和脖子搬家的可能性越大。洪武帝灭了丞相,又差点灭了六部。永乐帝更是创下灭人十族的记录。建文帝比较和善,他只打算向叔叔下手,结果武力值不够高,被叔叔夺了江山,死忠于他的一干官员没几个有好下场。

  可见,科举做官之路,不通。

  经商也不是好出路,具体可参考乐于助人,却被洪武帝发配云南体验军中生活的巨贾沈万三。

  做一个合格的贫下中农无疑是相对安全的,前提是不要碰到灾年,也不要碰到背景太硬的土豪劣绅。

  除此以外,还有另一条路,从军。

  不过,考虑到实际情况,此事还需从长计议。

  身后又传来一阵声响,孟清和回头看了一眼桌案上的老猫,嘴角一咧,呲出一口白牙。

  披头散发,眼中似带着绿光,清瘦的面容分外狰狞。

  喵!

  老猫炸毛,瞬间从桌案窜上房梁。

  孟清和很是风-骚的一甩头,完胜

  胜利的快感维持不到两秒便被忧伤代替,望向在房梁上追逐老鼠的老猫,无尽伤感,做只猫都比他幸福。

  至少猫能吃上肉,而他不能。

  “十二郎。”正忧伤着,门外传来一声沙哑的轻唤。

  孟清和没出声,过了一会,又是一声轻唤,夹杂着几声咳嗽。孟清和再铁石心肠也不能继续装作没听见。

  站起身,抖抖手脚,不抖不成,冻僵了。

  拉开门销,门外站着三位身着麻衣面容憔悴的女子。中间被扶着的是孟清和的母亲,其余两人是他的嫂子。

  “娘,嫂子。”

  孟清和依着脑子里的记忆躬身行礼,将三人让进屋内。他穿过来的时候,这个同样叫孟清和的少年已身染重病,一命呜呼。奇怪的是,前身的记忆却留在了孟清和的脑子里。

  “十二郎,你大堂伯是诚心不让咱们孤儿寡母活啊!”

  孟王氏说句话就要咳嗽两声,孟许氏和孟张氏站在她的两边,一个帮着抚背顺气,一个忙着劝慰,脸色苍白中带着怒气,怒气中又夹杂着无奈。

  爹不在了,当家的也不在了,小叔才十四岁,又能有什么好办法?

  听完孟王氏的哭诉,孟清和也是皱眉。

  “说的好听,帮扶?图的不过是这点家当!”孟王氏拉着孟清和的手,声音沙哑,“为了置办你爹和你两个兄长的身后事,咱家早不剩什么,如今连这也要惦记……”

  说着,孟王氏流下了眼泪,“你爹和你两个兄长在世时,族里但凡有事,咱家从没有一个不字。这人刚一走就翻脸不认,往死里逼迫咱们!咱家卖出去的田如今在谁手里?咱家的耕牛又是谁牵走的?学里的先生又为何要将你赶回?都是姓孟的,怎么就能做下这等事,也不怕天打雷劈!”

  孟王氏越说越激动,苍白的脸上泛起了潮红,咳嗽得更加剧烈。

  话音未落,门外突兀的响起一声咳嗽,孟清和抬眼望去,矮壮的身子,土灰色的盘领棉袄,面容憨厚,双眼中却带着一丝精明,正是他的大堂伯孟广孝。

  “大堂伯。”

  没等孟广孝开口,孟清和先向孟广孝行了礼,请孟广孝进屋。孟王氏见了礼便坐在一旁不出声,孟清和的两个嫂子站在孟王氏身后,略低着头,也没出声。

  孟广孝示意孟清和不必多礼,语气和蔼,当真像是一个温厚的长者。

  “你爹和两个兄长都没了,你娘和你嫂子都是妇道人家,你还年幼,堂伯能帮的绝不推辞。”

  孟清和立刻长揖到地,“谢大堂伯。”

  古人的礼仪,他做起来仍有些别扭,好在交流起来大多是白话,不是张口之乎闭口者也,否则换谁都要头大。

  “不过,”孟广孝话音一转,“今年的年景,侄子你也看到了。几场大雪下来,春耕怕是要耽误了。”

  孟清和没接话,孟广孝也不在意,自顾自的接着往下说,话说得不难听,意思却很明白,年景不好,大家的日子都不好过,你家困难,别人也不富裕,前些日子借的钱粮该还了吧?

  “别人暂且不说,你二堂伯家中刚添了丁口,他不好开口,只能我来做这个恶人。”孟广孝顿了顿,“堂伯也是没办法。”

  “大堂伯说的是。”孟清和答应得很痛快,就像是当真不明白孟广孝在打什么主意。片刻之后,脸上又现出几许赧然,貌似才想起家中正揭不开锅,“现下小侄家中着实困难,能否请堂伯宽限几日?”

  “哦?”

  “三五日后,小侄必想办法凑些钱粮,绝不让大堂伯为难。”

  孟广孝怀疑的看着孟清和,他知道这一家子的底细,孟清和自幼读书都读傻了,孟广智和两个儿子死了,家中再没主事人。三场丧事,家当差不多败落精光,留下一门孤儿寡妇守着一栋大屋和几亩田产。若不是惦记着那三亩上田和这栋房子,孟广孝也不会三天两头登门,平白添一身晦气。

  孟氏父子出殡未过二十七日,孟广孝按理应为堂弟服小功,最不济也该服缌麻。嘴上说得再好听,一身灰布棉袄上门,也是没把这一门寡妇幼子放在眼里。

  常言道,宁欺白须公,莫欺少年穷。

  可以鄙视敌人,却绝不能轻视对手。

  这两样孟广孝都犯了,说句不好听的,活该他要在孟清和手里栽跟头。

  “大堂伯,小侄家中尚有几亩薄田,一栋土屋,待寻得中人作价出售,应能还上些许。”

  斟字酌句说得牙酸,差点没咬着舌头。想挖坑给人跳总要“表现”得更具说服力,这样的事,他在行。

  孟广孝勉强压下翘起来的嘴角,眼中的轻蔑却无法掩饰。大郎之前的顾虑实属多余,说什么十二郎大智若愚,莫要逼迫,伤了两家和气今后不好见面。如今看来,这就是一个傻子。

  不过傻子好,傻子好啊!

  送走了孟广孝,一直没出声的孟王氏拉着孟清和的衣摆,声音发颤,“儿啊,你这是怎么了?怎么就……”

  孟王氏真正想说的是,儿子啊,你是糊涂了?明知道别人贪图咱家东西,还一根筋的自己往坑里踩?再者说,孟广孝和孟广顺几人借给他们的那点宝钞,早就在帮家里卖田时成倍收了回去,在置办丧礼时更是诸多克扣,如今竟还借此逼迫!

  孟许氏和孟张氏神色中也带着不解和埋怨,房子和田产都卖了,他们一家人吃什么,住哪里?

  “娘,不用担心。”孟清和却是一派轻松,扶着孟王氏起身,语气坚定的说道,“您放心,儿子自有计较。”

  要他家的地,他给!

  还要他家的房子?他也给!

  笑他傻?就当他是傻子好了。

  傻子好,傻子做事出格些,也没人能挑出理来吧?

  孟清和弯了一下嘴角,孟王氏不觉,孟张氏和孟许氏对望一眼,神情中都带着同样的疑惑,小叔刚才在笑?还笑得相当渗人……
清和最新章节http://www.xswzdh.com/qinghe1/,欢迎收藏
(快捷键:←) 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 (快捷键:→)
新书推荐:我的房间有扇任意门无罪谋杀大漠苍狼:绝地勘探十宗罪前传凶宅:鬼墓天书北京折叠盗墓笔记2 怒海潜沙盗墓笔记1 七星鲁王宫盗墓笔记4 云顶天宫鬼不语